近日,中南大學校長透露教育部將取消“211”“985”工程建設的消息。這一消息雖然後來被教育部否認,但引發了人們對“211”“985”工程的再度關註。
  事實上,歷經多年,曾旨在為建設世界一流高水平大學而設的“211”“985”工程,雖然在促進中國高校水平、能力提升上起到一定作用,但因為依靠行政計劃手段配置教育資源,“211”“985”在獲得國家科研經費撥款等方面的“含金量”越來越大,其所出現的利益固化問題漸漸浮出了水面。
  ●南方日報記者 謝苗楓
  兩大工程決定高校貧富差距?
  據瞭解,“211工程”、“985工程”分別是國家在上個世紀末先後提出的高校重點建設工程,前者是指面向21世紀重點建設100所左右的高等學校和一批重點學科;後者是在“211”範圍內進一步甄選世界一流大學。
  截至2014年7月,中國各類普通高等院校已達2246所,其中公辦本科院校就有782所。但目前只有112所高校進入“211”,僅有39所高校上榜“985”。
  “這兩個工程不僅給全國高校劃分了不同層次,更決定了這些學校的‘貧富差距’。”廣東某重點院校原校長說,由於“211”“985”有專項經費,不僅有國家撥款,也有省級配套,因此入圍與否對高校的發展有天壤之別。
  數據顯示,2009-2013年的5年間,政府撥付的全國高等院校科研經費達到2647.69億元,其中72%投向“211”和“985”高校,剩下超過2000所高校只能分攤剩餘的700多億。
  以2013年為例,在“211”“985”序列中,清華大學科研總經費最高,為39.31億元,財政撥款為27.75億元,占了70.6%;而在非“211”“985”高校序列中,科研經費最多的是西南石油大學,經費為4.6億元,但僅有26.1%為財政撥款,約1.2億元,兩者科研經費所獲的財政撥款支持相差23倍多。
  除了“吸金”能力外,地域性失衡現象在“211”“985”工程中也十分突出。
  全國31個省區市中,“211”和“985”高校數量最多的6個省區市就占有了這些高校的一半以上。按校本部所在地算,北京、江蘇和上海的“211”和“985”高校均達到10所以上,其中北京高達25所。而在廣西、貴州、雲南等中西部地區,“211”和“985”高校均只有1所。
  有學者指出,地域性失衡現象與地區經濟實力有很大關係,而且逐漸產生“馬太效應”。
  為突擊上馬或惡性競爭
  雖然“211”“985”在獲得國家科研經費撥款等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,但各高校要想入圍成功卻並非“同一起跑線”。
  據瞭解,“211”評審主要指標有學科建設、基礎設施建設、科研、師資、研究生規模等,但在實際操作中卻受許多與“辦學水平”無關的因素影響,如經濟實力,學科地位,以及行政思維中的平衡主義,貪大求全等。
  比如,廣東外語外貿大學是廣東就業率最高的高校之一,高考錄取分數線也在不少“211”高校之上,但卻不是一所“211”高校。該校一位原校長告訴記者:“我們從未申報過‘211’,因為我們連競爭的資格都沒有。當時,‘211’入圍要麼是部屬院校,要麼各省只能推薦一所省屬院校,我們既不是部屬,也沒進入省里重點培養的視野,先天沒有機會。”
  不僅如此,一些學者還認為在行政主導下的資源配置,容易導致申報評審過程存在很強的“平衡思想”。“比如,哪一個行業有了‘211’重點學科,其他行業也得有;某一個地區有了‘211’,就要考慮其他地區”,儲朝暉說,“並不完全按學術標準”。
  網友“ATIIXX”在“吐槽”時以湖南為例,在“211工程”大學中,目前已有中南大學、湖南大學、湖南師範大學和國防科大4所。同樣位於湖南的湘潭大學,是該省唯一省部共建大學、唯一沒有經過大規模合併的老牌綜合性全國重點院校,然而,它卻至今沒能評上“211”。“但另一方面,一些邊遠地區的大學,綜合實力並不強,甚至在普通學者、招聘單位、老百姓心中排名靠後的高校,卻可能因為‘排排坐、分果果’的考慮,而選在211之列。”
  也正因為“211”申報評審過程較為封閉,專家是依據申報材料評審,因此不少高校為了能上馬“211”,達到各種指標,就採取突擊戰,比如增加學科專業、加快基建項目,“挖老師”等等。“有的專業突然冒出來,學生、老師根本沒幾個。”一些學校參評“211”時還在讀的網友回憶說。
  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也指出,有一些學校為了評上“985”“211”,從其他高校重金挖了很多師資。“哪怕原來的人事檔案不給也沒關係,新學校另外建檔,以至於周邊高校個個自危,形成了惡性競爭,破壞了高等學校發展的生態。”
  評論
  高校資源配置
  方式亟待改革
  不少教育專家指出,“211”“985”的產生在當時中國教育資源有限,高等教育總體發展水平與西方差距大,需要集中資源辦好一部分高水平大學是有積極作用的。但經過近20年的快速發展,中國高校的發展已經遠非當年的弱、小、散、少的狀況。“因此,有比較濃重的行政干預色彩的‘211’‘985’,現今反而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中國高校在一個公平環境中良性競爭、協同發展。”有專家說。
  據悉,目前國際上也對大學進行分級,但分級依據是高校分層滿足社會發展的實際需求。“市場自然會形成社會認同和專業認可,然後自然分層。行政手段劃分很難照顧到專業層面,經常出現‘拉郎配’的現象,是發展機制的誤導。”儲朝暉說。
  “在取消按工程、計劃配置教育資源、學術資源等傳統模式的同時,必須建立新的教育管理和撥款體系。”21世紀教育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建議,成立國家教育撥款委員會,負責結合公辦高校的人才培養規模、實際辦學水平制定高校撥款預算,併進行有效監督。
  近年來,一些地方已經開始探索新的高校撥款方式。如廣東2014年推出高等教育“創新強校”工程,通過“因素法”的方式,所有高校由專家學者對“機制體制改革與協同創新”“學科專業建設”“師資隊伍建設”等六項因素進行打分,各種不同類型的學校打分標準又不同,分越高獲得的經費越多,得分情況全面向社會公示,接受監督,廣東再通過整體打包的方式向各高校撥款,取消專項經費。  (原標題:“211”“985”的“金帽子”有多重?)
創作者介紹

澳門賭場

rgruqcnvplug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